猫咪城人网占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霍靳西闻言,眼眸更是幽深晦暗。

他将霍祁然交到吴昊手中,道:“先送太太回酒店。”

慕浅闻言,一把拉住他,道:“干嘛,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去?”

霍靳西看她一眼,道:“我处理一些事情,很快就回来。”

“不行。”慕浅说,“外头乱糟糟的,谁知道还会出什么乱子。有什么事,都留到以后再说。”

“这件事情,必须今天解决。”霍靳西拨了拨她的发,低头在她额角印上一个吻,“听话,回酒店等我。”

“霍靳西——”慕浅原本想死死缠着他不让他走,奈何身边都是听霍靳西话的人,将她围在中间,根本不给她机会。

慕浅眼睁睁看着霍靳西走了出去,着实气恼。

而原本在窗外偷偷看着他们的那两人,眼见着霍靳西从餐厅里走出来,瞬间脚底抹油,消失在了慕浅的视线范围内。

片刻之后,霍靳西也带人消失在了她的视线范围内。

慕浅只能把气往吴昊身上撒,“给我等着!”

清纯长发美女午后拥抱阳光

吴昊低头退到一边,“太太,时间已经晚了,先回酒店去休息吧。霍先生应该也会很快回来的。”

慕浅哼了一声,这才转身往外走去。

她和霍祁然回到酒店的时候,霍靳南正微微拧了眉坐在酒店的大堂,一动不动地盯着大堂里播放即时新闻的电视机。

眼角余光察觉到有人进来,他迅速抬眸看去,看见慕浅的瞬间,他眉头骤然舒展,起身迎上前来。

“没事吧?”霍靳南上上下下地将慕浅打量了一圈,随后才又摸了摸霍祁然的头,“怎么样?”

“没事。”霍祁然回答道,“我和妈妈躲在很安全的地方,爸爸找到我们了。”

霍靳南听了,不由得又看了慕浅一眼,“那这脸为什么这么黑?咦,老公呢?”

慕浅拧着眉头,懒得回答,领着霍祁然径直走向了电梯的方向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霍靳南只能转向吴昊。

吴昊低咳了一声,道:“霍先生说有事要处理,没有一起回来,太太应该是担心他,所以生气。”

霍靳南听了,不由得轻嗤了一声,道:“女人啊……”

回到酒店房间,慕浅先打发了霍祁然去洗澡,随后打电话订了个餐。

虽然一群人是待在餐厅的地下室,可是却是实实在在地没有任何东西入腹。

等到霍祁然澡洗得差不多的时候,慕浅订的餐也送到了,她打开门,却见送餐来的人竟然是霍靳南。

“这种兼职也干?真闲。”慕浅懒洋洋地应了一声,甩开房门回到了里面。

霍靳南推着餐车走进来,道:“和霍家最矜贵的宝贝差点遇险,我怎么也应该多关心关心,将来也好多捞点好处不是?”

慕浅懒得理他,坐下来就拿起手机继续打给霍靳西。

她打了好几次他的电话,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,慕浅忍不住将手机摔进了沙发里。

霍靳南见状,道:“首先呢,他肯定不会让自己出事,其次,就给他个机会,让他好好发泄发泄吧。”

慕浅闻言,蓦地抬眸看向他,“发泄?”

霍靳南捡起她那只新手机丢给她,自己在沙发里坐了下来,道:“霍太太,今天可是在跟他通电话的瞬间失去音讯,而后持续了几个小时没有消息——觉得他会是什么反应?”

慕浅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事实上,她的确没有仔细想过这一点。

她只是下意识地觉得,以霍靳西的冷静理智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反应,所以她并没有担心什么。

不过,她虽然猜到了霍靳西会过来,但是临时起意从法兰克福到巴黎,霍靳西能来得这样快,这样及时地出现在她和霍祁然面前,慕浅还是微微有些吃惊的。

而现在看来,她没有担心的事情,霍靳西却未必。

“他……是不是很担心?”慕浅轻轻问了一句。

“也知道他那个人,喜怒不形于色的,担心不担心的,旁人谁看得出来啊。”霍靳南耸了耸肩,道,“我只知道,他动用了私人飞机,动用了警车开道,甚至还动用了一些我想都没想过的上层人物关系……除此之外,来巴黎的路上,他一句话都没有说。”

说完之后,霍靳南忽然啧啧叹息了一声,道:“这样的人生,得多压抑啊——他也真是熬得住。”

慕浅听完,静坐在沙发里,再没有多说一个字。

……

又过了一个多小时,霍靳西才终于回到酒店,出现在了房间里。

又累又饿的霍祁然吃过东西,等不及他回来,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。

霍靳西走到床边,低下头来摸了摸霍祁然的额头,给他理好被子,这才起身走向了卫生间。

他刚刚走到卫生间的门口,慕浅正好拉开卫生间的门。

她应该是刚洗完澡,裹着一件浴袍,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,见到他之后,她既不惊讶,也不生气,更不闹腾,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。

霍靳西微微退开些许,“不出来吗?”

“为什么要出去?”慕浅说,“洗澡,我不能看吗?”

霍靳西身体却仍旧是避着她,“今天我身上可脏——”

他话音刚落,慕浅却忽然就上前两步,直接贴到他身上,伸出手来抱住了他。

霍靳西立刻伸出手来扶住了她的腰,拧眉沉声道:“我需要洗澡换衣服,先松开。”

“我不。”慕浅说,“想干干净净地来抱我,可是我就想抱会儿脏的,怎么了?”

霍靳西静了片刻,只是微微垂眸看向她,低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慕浅说,“只是我觉得,我以后可能都不能再干让担心的事了,想想还有点难过呢……”

说完,她扁了扁嘴,愈发将霍靳西抱紧了一些。

一直以来,两人之间,从来都是他付出,她接受的状态。

霍靳西了解她,她也了解霍靳西。

她知道他的付出包含了从前与现在,他有太多的东西想要给她,而她只需要心安理得地接纳他给的一切,偶尔厚着脸皮肆无忌惮地索取,他甚至会更高兴。

可是直到今天,慕浅才忽然意识到,自己主动给他的,太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