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视频软件观看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听完容恒的话,陆沅怔忡片刻,微微垂了眼,转开了视线。

容恒一腔怒火,看见她这个样子,只觉得自己应该是说进了她心里,继续道:“作为一个父亲,他连最基本的义务都没有尽到。那时候那么小,就要面对一个那么可怕的女人,吃了那么多苦,遭了那么多罪,他却不管不问,一无所知,他有什么资格当爸爸?”

陆沅转身走到沙发旁边坐了下来,容恒旋即就跟了过去。

“长这么大,他给过什么?不是我说,要不是突然多了个慕浅出来,让他幡然醒悟了一下,他到现在都不一定怎么对呢!这么多年,难道就不觉得委屈吗?”

陆沅缓缓低下头,抠了抠自己的手指。

“我一想到小时候发生的那些事,我真是——”容恒咬了咬牙,“控制不住想揍他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陆沅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他,目光盈盈,意味不明。

容恒一顿,回过神来,不由得道:“生气了?”

陆沅没有回答。

“我也只是有什么说什么而已。”容恒又道,“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?”

陆沅微微抿了抿唇,依旧没有回应。

小表情超多清纯美女清新自然写真

容恒被她这么看着,终于道:“其实从来都没有怪过他,对不对?”

听到这句话,陆沅终于点了点头。

容恒简直觉得匪夷所思,面对着这样子的陆沅,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,顿了片刻,只是道:“好,们父女之间的关系,的确轮不到我来评判。我什么都不说了,刚才说的那些话,也只当我没说过。”

说完他也转开了脸,看向了一旁。

片刻过后,容恒却只觉得自己手被什么碰了碰,回头一看,便正好看见陆沅握住了他的手。

他不由得一怔,抬眸看她时,陆沅却忽然扬起脸来,主动印上了他的唇。

容恒蓦地愣住,整个人僵硬着,似乎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

这一刻,陆沅原本也只是一时情难自禁,待到冷静下来,她便要离开。

容恒却在这一刻回过神来,一把伸出手来抱住了她的腰。

“啊……”

陆沅蓦地低呼出声。

容恒这一下动作太激烈,碰到了她缠着绷带的手。

容恒也迅速反应过来,连忙松开了她,去查看她的手,“怎么样?很痛吗?有没有牵扯到伤口?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
“没事。”陆沅忙道,“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,没有问题的。”

容恒却还是不放心,起身就走到阳台的储物柜那里,打开,拎了个药箱出来。

陆沅有些错愕,“连药箱都准备了?”

“这是必需品,怎么能不准备?”容恒瞥了她一眼,熟练地从药箱中取出纱布和胶带,“我给拆开纱布看看伤口,待会儿再换上新的。”

陆沅任由他摆布,很快看着他拆开自己手上的绷带,检查了一下没有任何异常状况的伤口后,容恒才放下心来,又拿了新的纱布给她裹上。

看着他熟练的动作,陆沅不由得道:“怎么连这个也会?”

“当小混混的时候,受伤是常态,难道每次受伤都跑到医院去吗?当然要自己包扎,久而久之,就会了呗。”容恒一面说着,一面就已经包好了她的手腕。

听他提起那个时候,陆沅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眼他的头发。

容恒将用过的东西放回药箱,回过头来正好捕捉到她的视线,一愣之后,他忽然直接就凑到了她面前,“想什么呢?”

陆沅自然不愿意回答,摇了摇头就准备起身避开。

偏偏这一次,容恒避开她受伤的手臂,又一次将手缠上了她的腰,将她困在沙发里,逃脱不得。

而他欺身上前,几乎连她喘息的空间都侵占,“说不说?”

“……”

陆沅静默片刻,终于抬起脸来。

然而只是微微一动,她便……又一次擦过了他的唇。

两个人都是一愣。

两个人靠得太近,这一擦原本是意外,然而对容恒来说,这是她今天晚上第二次主动。

不待回过神来,他就低下头,在她唇上印了两下之后,用力封住了她的唇。

纵使陆沅的右手不太方便,然而在这样的氛围之下,事情还是不可控制地发展到了某些地步。

容恒将她受伤的那只手高举过头顶,难以按耐地就要更进一步时,脑海中却忽然电光火石地闪过什么东西,停了下来。

这一停下,两个人又一次同时顿住。

面面相觑片刻之后,容恒忽然清了清嗓子,随后开口时,声音还是微微喑哑:“……的手……不太方便,这样……不好。”

说完,他忽然就坐直了身体,随后将她也扶了起来,又伸出手来,帮她将已经解开的扣子一粒一粒地重新系上。

陆沅面颊绯红,整个人微微僵硬着,一动不动。

容恒为她整理好衣服,才从沙发上跳起来,离得她远一些了,才匆匆整理好自己,随后道:“我还没吃晚饭,这里……还有什么吃的没?”

“……”陆沅摇了摇头,“没有了……要不,去小区外面吃点吧,外面好几家餐厅,应该都还开着。”

“哦。”容恒应了一声,又没头没脑地转了两圈,才想起来问,“东西都拿过来了吗?今晚住这边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陆沅回答,“只带了一些简单的东西过来,没准备什么日用品。”

这就是不打算在这边过夜的意思了,容恒微微松了口气,才又道:“那陪我去吃东西,然后我送回霍家。”

陆沅点了点头。

再出了家门后,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。

陆沅话本就少,这会儿连容恒也不怎么说话了,有意无意间,他也开始回避起了她的视线。

两人在小区外随便找了家餐厅吃了点东西,容恒便开车送了陆沅回霍家。

刚回家没多久的霍靳西正和慕浅坐在沙发里说话,突然听到外面车子的动静,慕浅立刻探头往外看了一眼,待看清楚外面的那辆车后,她不由得道:“见鬼了,入了虎口的小绵羊,居然还能给送回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