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下载地址安卓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对于这样的情形,霍靳西一贯冷眼看待,陆与川倒是真的高兴,全程都跟霍靳西站在一起,时时都试图将冷言寡语的霍靳西带入话题之中。

大概是为了给陆与川面子,霍靳西并没有太过抗拒,虽然眼神依旧疏离,但众人都知晓他一贯的脾性和做派,深知他这样已经是难得,不由得更加感慨霍陆两家强强联手的难得。

慕浅有孕在身,原本就是被刻意照顾着的,这样的场合,她也是稍稍露了会儿脸,便躲进了休息室休息。

她刚进休息室没几分钟,陆沅也开门走了进来。

慕浅一看见她就笑了起来,“终于脱身了?”

陆沅闻言,不由得瞪了她一眼,“看见我被人缠着也不来帮我脱身?”

慕浅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“我有心无力嘛!况且我看那个男人长得挺不错的,反正最近也无聊,就跟他谈谈呗。”

陆沅听了,忍不住坐到她身边,逮着她掐了又掐。

两个人闹了一阵,消停下来,慕浅才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:“我还以为来这里会遇见什么有趣的事呢,谁知道无聊透了,一个有意思的人都没有。”

“所谓的有意思是指谁?”陆沅说,“叶瑾帆吗?”

听到这个名字,慕浅不由得冷笑了一声,随后才道:“说实话,我是挺想看看他现在的脸色的,只可惜啊,这么大的场合,他居然不在。”

妆容精致樱花树下美女高清图片写真

此前叶瑾帆趁着陆与川准备金盆洗手之际,偷偷地跟沈霆联络到一起,背地里不知道给陆与川使了多少绊子,如今陆与川重回陆氏掌权,沈霆又一夕倒台,叶瑾帆的日子自然也不会好过。

慕浅忍不住怀疑,如果他不是陆家的女婿,此时此刻,恐怕已经不知道沉尸哪条大江了。

两个人坐着胡乱闲聊了一会儿便陷入了沉默,这样的情形之下,慕浅也不想再刻意寻找或是回避某些话题,索性闭了眼睛,靠在陆沅肩头小憩起来。

陆沅跟她靠在一起,片刻之后,也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外头衣香鬓影,人声鼎沸,她们在隔了一道房门的屋子里,仿佛隔绝了整个世界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慕浅忽然被一阵轻微的动静惊醒,睁开眼睛,便看见陆沅正拿起手机,似乎是在回复消息。

“几点了?”慕浅不由得问了一句。

“晚会已经差不多结束了。”陆沅说,“在这儿坐会儿,我出去一下。”

慕浅应了一声,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等她恢复精神,重新起身走出休息室时,果然见到宽敞明亮的大厅已经人去楼空,放眼望去,竟然只见得到一些陆氏的员工和酒店的工作人员,客人似乎已经都离开了,霍靳西和陆与川大约是在送宾客,也不见人影。

一旁又服务生上前为慕浅送上披肩,慕浅披在身上,才问了一句:“见到陆小姐了吗?”

服务生顺手指了指侧门,“陆小姐刚刚往那边去了。”

慕浅不由得有些疑惑——那扇侧门通往酒店庭园,晚会都结束了,陆沅去那里做什么?

她不自觉地也往那边走去,推开虚掩着的侧门,走到廊下,慕浅忽然就顿住了脚步。

因为她已经看见了陆沅。

此时此刻,陆沅正被人抵在转角处的墙上,吻得不知今夕何夕。

她分明毫无抵抗之力,只能控制不住地沉沦其中。

慕浅看了两眼,转头就走。

容恒这个臭小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溜回来的,一回来竟然就直接杀来这里,不正大光明地现身,反而搞这种偷偷摸摸的小把戏——

他去了淮市那么多天,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有机会碰面,陆沅表面上虽然没什么,可是从她抛下她匆匆离开休息室的样子,慕浅就知道她心里有多激动。

这样的情况下,她自然不可能去惊动他们,只是转头去寻霍靳西。

她刚刚走到大门口,霍靳西和陆与川就从门外走了进来,慕浅正准备迎上前去,却见陆与川脸色不怎么好看。

“怎么了?”慕浅不由得问了一句。

陆与川松了松领带,示意她没事,随后才看向霍靳西,“忙了一晚上浅浅也累了,早点陪她回去休息吧。那边,我去就行了。”

霍靳西听了,只是淡淡点了点头,伸出手来,将慕浅拉到了自己身边。

“哪边啊?”慕浅忍不住又问。

“付诚来了。”霍靳西回答。

“啊!”慕浅不由得惊叹了一声,转头看向陆与川,“他这样的人物,怎么会来这里?难不成是来向道贺的?”

陆与川听了,淡淡一笑道:“他这样的人物,借机来桐城一趟,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是不方便在公开场合露面。说是来向我道贺,其实是想见靳西。”

慕浅闻言,眉心不由得微微一紧,看向霍靳西,“他想见?想见做什么?”

答案呼之欲出——

大概是在此前扳倒沈霆的计划之中,霍靳西入了他的眼,因此,他是来寻求深度合作来了。

“放心。”陆与川见状,只是对慕浅道,“我已经跟靳西说好了,们不用去见他,我去就行了。他寻求的是合作共赢,靳西给面子固然好,避而不见,也不至于结仇。放心交给爸爸。”

“可是他想见的人是霍靳西,只有去了,万一他为难呢?”慕浅说。

陆与川低笑了一声,道:“爸爸怕什么被人为难?这些场面我见得多了,们早点回去休息最重要。沅沅呢?”

慕浅听了,正准备回答,忽然就听到后方传来陆沅的声音,“爸爸,我在这里。”

慕浅转头看去,果然看见陆沅独自一人走了过来。

好不容易见面,容恒竟然这么容易就放她回来?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。

除非,他自己也是身不由己的状态——可能就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,能够抽出来跟她见一面。

慕浅忽然就明白了什么。

突然到来的付诚,只能抽出几分钟时间的容恒,他们应该是一起出现的。

容恒是身负任务,跟着付诚过来的。

也就是说,此时此刻,付诚也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。

这就说明——

慕浅缓缓看向了陆与川。

他,也已经站在了悬崖边。